少女心爆了的小可爱

关于cp向

目前磕的cp有:

大厂

异廷、异all(异坤算是不磕了)

卜岳,洋灵、星鬼、长得俊、皇权富贵、杰芙、瑶墨、泊秦淮(基本不逆不拆,偶尔会拆)

学院江山、言归正传、周而复石

双锐、立彬

x玖

嘉诚兄弟(x玖我基本算是乱炖了,只要没有三角怎么都行)

欢迎点梗

本命是oner

初心是x玖

墙头是Awaken-F、Tangram、NPC

暂时这些,想到啥再加上

感谢你们的喜欢

白月光(四)

异坤前男友操作be

异廷he

一句话泊秦淮

肝完video的我脑细胞已经没剩多少了

希望大家喜欢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朱正廷难得起的比王子异还早,虽说王子异作息规律,但是是个难得的休息天,怀里还抱着心爱的男朋友,谁能想起啊。朱正廷把衣柜翻了个遍,床上堆了一堆,王子异只占了个边。

"子异,我那件黑色的针织衫怎么不见了。" 朱正廷虽然衣服多,但是记得也清。那件衣服他还挺喜欢的呢,没穿过几次,这次一定要翻出来撑场子啊。

"找不到就算了,再去买一件。" 王子异也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一件,但俩人也不缺钱,再买一件就是了。

"那件好像是限量款,现在没有卖的了。" 朱正廷不死心,怎么就没了呢,压哪去了。

"你不找,说不定过几天,它就出来了。" 王子异套了件衬衫。

"你不许穿这件,换了换了。" 朱正廷瞥见他就随手拿了件,很是不满。

"啊,这个怎么了。" 王子异不太在意穿的东西,反正都是好牌子的,只是款式不一样罢了。

"不搭我的啊,咱俩一定得穿情侣衫。见情敌诶,我得有底气啊。"

"算什么情敌,我不会和他在一起了。" 王子异拉住他的手,放在心口。强有力的心跳顺着两人牵着的手传到朱正廷的心口,两个人的心跳声渐渐重合。

"我知道,我就是想告诉他,我们很好,让他死心啊。"朱正廷反握住王子异的手,他倒不是担心王子异会放弃他,但毕竟是他和蔡徐坤的对峙,他需要一点buff加成,王子异就是终极boss。

"好,那我们一会出去买新的吧,你是不是好久都没出去逛街了。"王子异顺着他的心意,他高兴比什么都好。

"也对,行,赶紧收拾收拾。"朱正廷随意搭配了一下。嗯,今天也是精致的阿廷,情敌散开。

有钱人逛街是什么感觉呢,大概就是不考虑价钱,喜欢的就两个人的号各来一套,还不用自己拎着,会有人送货上门。朱正廷亲自给王子异挑了一套,类似休闲西装,自己身上也穿了一套款式一样颜色不同的。

两个人买完之后就去了秦奋的店里,秦奋和韩沐伯在一起之后,两个人开了几家店,现在已经是在家坐着数钱的老板了,今天要不是小夫夫俩打了电话,秦奋也不会过来。

"给你们安排好了,做了正廷和你喜欢吃的菜,剩下的等人来了再点吧,我请客。" 秦奋把他们领到包间里,"隔音效果绝对好,要打架的话记得叫我。"

"打什么架啊,啧,我可是文明人。" 朱正廷倒了杯水喝,逛了那么久是有点渴。

"你俩这身是要闪瞎谁啊,Gucci,Burberry,这是啥牌子,LV。有个小几万了吧。"秦奋倒是不怎么在意牌子,舒服就好,"下马威啊。"

"不是啊,那个袋子里是给泽仁带的,这个是给丞丞还有Justin。啊,这个,是给你和韩哥的。"朱正廷对待朋友一向大方。

"哎呦,那谢谢了啊,正好我不用去买了。"秦奋乐的捡便宜。"哎,你俩谁去联系的啊。"

王子异默默地看向朱正廷。"咳,我打的电话。" 朱正廷倒没说当时使用王子异手机打的,还是免提。

"那什么反应啊。" 秦奋八卦的心一点都不减。

"哎呦,奋哥,你可别八卦了,一会来了你不就见到了。先说好,你得表明立场。"

"我立场不一直都挺鲜明的吗。" 秦奋一开始对蔡徐坤和朱正廷没什么区别,都是因为是王子异的男朋友,可渐渐的他也掺了私心。朱正廷和王子异是双方付出的,倒不是说蔡徐坤没付出,只是从旁人的角度来看,蔡徐坤付出的微乎其微。

而朱正廷呢,王子异生病,他忙前忙后;王子异出差,他隔几天就回两边父母家看看,王父住院,他一直在医院,等王子异回来他都瘦了一圈了。年纪不同,感动的点也不一样,至少朱正廷把王子异也照顾的好好的,两个人相辅相成,那就很好了啊。

"我去前面了,等人来了,我带他过来。" 秦奋也不好评价别人的感情生活,冷暖自知,王子异也不是个傻的。

"谢谢奋哥。"王子异跟他碰了个拳,兄弟不多说。


TBC

是我贪心了,应该还会有一次更新

点亮小红心和小蓝手吧

在评论里浪起来


我想你们了,致所有大厂男孩,致2017年的冬天。

白月光(三)

肝完essay 没肝完video

我需要写点小甜文让我自己放松一下

依旧无脑

仍然喜欢你们的意见

异廷he

异坤前男友操作be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子异把碗筷搁置回原位,坐到沙发上靠着朱正廷,"正正,你想知道蔡徐坤的事吗。"

"不想,只要你没出轨,怎么解决是你的事,需要正宫出场就让我来。" 朱正廷也不知在手机上鼓捣些什么。

"我心里一直有个梦……" 欢快的音乐响起,朱正廷一只手举着手机,动作却总是做不好。"快,你给我拿着,Justin嘲笑我说我跟不上潮流,我要学会这个。"把手机怼到王子异手里。

王子异只好帮他拿着,男朋友的小小愿望当然是要满足啦。该怎么解决蔡徐坤的事呢,他直截了当的提出要复合,但是自己也明确表示拒绝和自己已经有爱人了。他不太会处理感情问题,性子温柔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他的感情经历也是少的可怜。初恋在高中,和班花做了几天同桌,就被告白,不善拒绝就在一起了几天,被甩的理由是他太温柔了,体会不到她和别人的区别。王子异把这段经历记住了,上了大学没几天又和蔡徐坤在一起了,记得要对自己对象和对别人有区别,一颗心都扑蔡徐坤身上了,也接收不到其他人对他爱慕的眼光。毕业季也是分手季,两个人分手闹得轰轰烈烈,惊动了两家的父母和朋友,也没能留住蔡徐坤。在遇到朱正廷之前,王子异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。两个人相遇也是挺俗套的,父母安排相亲,两个人看对眼了,就决定在一起。小王同志觉得朱正廷长得好,性格好,简直是完美爱人。老王同志很是满意,可他也说了,"正廷是个好孩子,你俩在一起可得奔着结婚去。" 那时候王子异毕业两年多,也是个小经理了,事业有了,家庭就该定下来了。两个人安安稳稳的处了这么久,都讨论婚期了,蔡徐坤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。自己是肯定不会再和他在一起了,正正看上去也没那么在意,要不直接说清楚得了。

王子异想了半天,朱正廷看的分明,他压住心底隐隐的疼和怒火,"子异,子异,我叫了你好几声了。"

"哦,想事情走神了。学会了吗。"

"啧,会是会了,可这个也太羞耻了吧,我明明一点都不可爱。" 朱正廷怼啊怼,一个手滑就发到了王子异微信上。王子异看了一遍,长按保存。他的正正摇头晃脑也是可爱的,这话可不能说,毕竟我们廷哥可是认为自己气场两米八的。

"你怎么还保存了,快删了。" 朱正廷觉得这个就是黑历史,必须销毁证据。

"挺……好的。" 王子异搂住他,"让奋哥给咱们留个包间,咱俩请蔡徐坤吃顿饭吧。"

朱正廷其实一点都不乐意看见蔡徐坤,论身份,他是王子异正牌男朋友,蔡徐坤撑死算个前男友,连白月光都不算。说脾气,他朱正廷是个好脾气能请疑似情敌吃饭的人吗。可他得让蔡徐坤知道,王子异现在有多好,他当时离开是个多么错误的选择,最重要的一点,他和王子异是多么般配,一定要秀他一脸恩爱。

"行。明天后天都行,周末回爸妈家,你得把这事解决好,要不我就告状了。"朱正廷摩挲着两个人同款对戒。



TBC

脑子有点乱,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

欢迎私信和评论。

明早起来肝video

肝完接着更新


白月光(二)

一句话辰仁之美

异坤前男友操作be

异廷he

不上升蒸煮

欢迎提意见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朱正廷吃了王子异给他准备的不知道是早饭还是午饭的一餐,就懒在了沙发上,找到最喜欢的那个片子看,等片头的功夫给丁泽仁打了个电话。丁泽仁是他舞室的一个老师,年纪不大,但是跳的挺好的,因为不想靠家里自己跑出来,朱正廷缺个这样听话又上进的弟弟,Justin和范丞丞一个比一个皮,就让他在舞室留下了。平时和王子异做动作太大的事后,就拜托他带一节课。朱正廷挺喜欢教小孩子跳舞的,他学了十几年的中国舞,成绩斐然,教小孩子绰绰有余,谈不上养活自己,他也不缺这个钱,就是在王子异不在家的时候找点事做罢了,他不是被养在笼子里金丝雀,有自己的事业。

"泽仁啊,今天还得麻烦你带一节课了。明天放你假去找你男朋友吧。" 丁泽仁的男朋友也是跳舞的,朱正廷见过几次他来接丁泽仁

"好的,正廷哥。但是放假就留到下次吧,彦辰哥去参加比赛了,这几天都不在家。"

"行。中午自己定个外卖吧。我给你报销。"

"不用啦!"

朱正廷又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,片头已经放完了。这片子都看了好几遍了,除了第一次他为了男女主角爱情的不完美哭了一次之后,就没哭过。可今天大概是感同身受吧,哭的停不下来。王子异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哭的蜷成一团的朱正廷,以为是在为了片子里哭,可这片子他都陪着看了好几回了,也没哭成这样啊。

"贝贝,我回来了。"

"嗯,给我拿点纸过来。" 朱正廷扯空了一个纸抽。

王子异给他擦了擦眼泪。"怎么哭成这样。眼睛会肿的。"

"王子异,你去哪了。我好难过,你都不在我旁边。" 朱正廷不知道是为了看电影的眼泪发脾气,还是那滴泪。

"不哭了,都是我不好,我去见了蔡徐坤。" 王子异没打算瞒他,他不觉得他的贝贝是无理取闹的人,而且这事也是自己的不是,见什么前男友啊。

"你俩一起吃午饭了? " 朱正廷见他如此坦诚,心放下了一点。

"嗯,你是不是还没吃? " 王子异早上就给他熬了点粥。

"我好饿,你把我留在家里,跟别的男人出去吃饭。" 朱正廷在他胸口拱了拱,把一脸的狼狈都蹭在他价值不菲的衬衫上。"那张名片我放在洗漱台上了。" 就是不高兴,怎么了,他跟他男朋友耍小脾气怎么了,虽然他也不喜欢无理取闹,但今天实在是太心慌了。

"扔了就行了,没必要联系了。" 王子异大事上总是拎得清的,闹脾气的贝贝固然可爱,可闹大了,受罪的还是自己。

"哼,我想吃辣个炸酱面。"朱正廷揉了揉有些胀痛的眼睛。

"别揉。" 王子异牵着他的手往卫生间去,拧了冰毛巾敷在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上。"你先自己按一会,我换个衣服。"

朱正廷乖乖的按着毛巾,他心里的刺好像是不见了,又好像是藏在了肉里一碰就疼。

王子异换了在家的卫衣,他极少穿这样的衣服,这个还是朱正廷买大了,扔给他的。又把那张制作精美的名片扔进垃圾桶里,今天的午饭其实并不愉快,至少从他的角度来说,蔡徐坤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样子了,或许他从来都是这个样子……而他的贝贝真实又美好。

"子异,你好了没有,我nian好冰。" 朱正廷一撒娇普通话就更不好了。

"好了,拿下来吧。去给你做饭吃。"王子异随手把毛巾扔到盆里,一会洗。

朱正廷不是不会做饭,可他每次进了厨房都是一片狼藉,不论味道如何,至少环境是不怎么样的,而且还有极大的可能切到手。王子异也不让他进厨房,负责吃饭就好了。


TBC


白月光 (一)

说在前面,就是今天想写点什么,

标题瞎取的,第一篇献给异廷

写的不好,xxj文笔,好的意见可以采纳

不上升蒸煮,瞎搞的

人物重度ooc,有年龄操作

异坤前男友操作be,就不打tag了,

亲爱的们记得避雷

狗血小短篇,不知道能写几发

感谢观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朱正廷是第一次看到王子异这么失控,带着酒气的吻落在他身上,身下的进攻却越来越狠。

"子异…子异…你,你慢点。"

"贝贝,弄疼你了是不是。"王子异没醉,只是放弃了自控力,任凭酒精麻痹了神经。

朱正廷抬手蹭掉了他额角的汗,主动拉近了距离。他大概是知道为什么,今天秦奋给他打了个电话,说蔡徐坤回国了。秦奋和王子异是大学学长学弟,也知道王子异当年和蔡徐坤的事,只是朱正廷没那么想知道,王子异在遇到他之前,和那个人的爱情故事,所以秦奋也并不多说,他是很喜欢朱正廷的,像喜欢弟媳妇的那种喜欢。

朱正廷一直都是骄矜的,却不讨人厌,他有自信能留住王子异,对吧……失去意识前想的最后一句居然带了一点犹豫。

……

"喂" 朱正廷摸到了扰了他清梦的罪魁祸首。

"正正哥,我看到子异哥了!"是Justin充满活力的声音

"嗯。" 朱正廷照常赖床,不想起。

"他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诶!"

"哦" 昨天是不是太过了,有点疼。

"他们一起吃午饭!"

"嗯,你要来我家吃饭嘛吗?" 中午吃点什么呢,他不回来了吧。

"你都不激动的吗?!"

"激动什么?冲过去大骂一通?我相信他。" 朱正廷终于掀开了被子准备下床了。

"不是,王子异怎么这样啊。" Justin一边和朱正廷通着电话,一边盯着那边谈的正欢的两个人。他为了不被发现,坐到了王子异的视线盲区,也只能看到那个男人笑开的脸。

"你别管那么多,托福复习了吗。"

"我和丞丞帮你看着,你放心吧,绝对不让王子异有出轨的机会。" Justin装着没听到,挂了电话。

朱正廷翻着衣柜,咦,那件衬衫呢,子异是不是放到脏衣篓了。嘟嘟囔囔的去卫生间,看到王子异换下来的西装外套也顺手拿着,准备洗了。习惯性的摸了摸兜,一张卡片扎到了他的手。朱正廷愣愣的看着那个连名字都带着侵略性的名片,蔡徐坤,三个字在朱正廷舌尖滚了几番,才泻出一声轻语, "也不知道子异记下了没有,给他留着吧。" 顺手放到洗漱台上,把衣服放到洗衣机里,洗衣机开始任劳任怨的工作。朱正廷愣了几拍,哦,来找衬衫的,算了算了,换一件吧。去吃午饭了。

餐桌上有一个保温桶贴着一张便利贴, "贝贝,去上课前吃点东西,今天就别做大幅度的动作了,晚上回来给你做好吃的。子异"。朱正廷把便利贴夹到了冰箱侧面挂的一个本里,里面还有无数张类似的便利贴,无外乎,贝贝注意加衣服,贝贝我要出差了,照顾好自己,贝贝快递拿回来了……朱正廷还是落了一滴泪,王子异是他的,谁都不能给。


TBC